关灯
护眼
第一百一十一章 个人展览
加入伏天氏小说书架 返回目录 查看书架
    清晨第一缕光照进卧室,金光铺散在地板上,星星点点的,闪耀调皮。浅粉色的被子拱着连绵小山,被子下,男人的手臂拥在女子的腰间,将她密实地搂在自己怀里,呼吸平缓宁和,睡梦中连唇角还漫着淡淡笑意。他好久好久没有睡得那么沉,那么踏实了。

    苏小小扑闪着长长的睫毛,眸底温柔似水。她很早就醒了,看着眼前那俊逸的面容,怎么都不舍得惊醒。她一动都不敢动,只是近距离地静静看着,同时忍不住伸出食指,慢慢地隔空描绘着他的五官:浓密的眉毛、弯弯的眼睛、高直的鼻子、性感的嘴唇,最后停在脸颊上那道浅浅的伤疤上。

    这样看着,这一条直直的三寸线条,其实还是很明显的。苏小小将手收回,犹豫了一下后又重新伸出,轻轻地碰了上去,沿着轨迹,慢慢往下。

    这条伤疤,见证了他们的感情,见证了他们的伤痛,现在也见证了他们的结合。如此想来,倒是越看越合眼,越看越好看,苏小小突然不自觉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手指摸得脸颊有些痒痒的,秦逸天蹙了蹙眉,像是被扰了清梦般,将手臂松开后,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苏小小吓得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昨晚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她都忘了最后是怎么结束的,只知道秦逸天又要了她一次后,还把她抱去浴室简单冲了个澡。而她,全程处于迷糊状态,直到早上醒来发现身上只是随意套着一件宽松的上衣,下半身也只有一条贴身裤子之后,一切才又在脑子里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瞬间不敢相信,自己就这样把自己交付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从床头处拿起手机置于眼前,身体仍然不敢乱动,怕惊醒了那个难得熟睡的男人,同时也害怕自己这副模样会引起再一次的激情。

    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才七点多,苏小小重新把手机放回,轻蹑地转了个身,脚先下地,手用力撑着床垫坐了起来。下半身突然传来丝丝痛感,但是脸上却泛着害羞的笑意,她转身看向男人挺拔的腰背,耳根不禁一热,随后拉过被子帮其盖住掖好。

    她从柜子

    里随意拿出一套衣服,转身步入浴室。

    当秦逸天睁开眼睛,脑袋还没清明之时,他伸出手扫了扫周围,空无一物。随即心里一震立马坐了起来,眼睛快速在房间搜了一圈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小小?”他出声唤了一句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秦逸天微微蹙眉,起身下地从床头拿起手机,屏幕亮起时,上面显示着一条未读信息,来自最熟悉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秦哥哥,我先赶回去准备今天的作品展,我们洛杉矶见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笑出声:居然不把我叫醒自己跑了。

    他胡乱揉了揉自己的短发,正想起身洗漱,刚放下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他转头撇了一眼,看见路风的名字后,伸手懒懒地接起,还没开口,那头传来路风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秦少,不好了,纽约那边有人在煽动股东,说是秦少您要放弃纽约那边的生意,将重心转移到洛杉矶;而洛杉矶这边,也不知道是谁在散播谣言,说您其实没有掌握慕天集团的实权,所有的合作都是一场骗局,就是打着慕天集团的旗号来招摇撞骗的。”

    秦逸天静静地听他说完,置于膝盖上的左手已经紧握成拳,最后,他阴冷地开口:“你留在洛杉矶处理那边的问题,我回一趟纽约。”

    “是,秦少。”

    收到答复,秦逸天便将电话挂断,然后快速起身收拾行装。

    洛杉矶,苏宅

    苏小小拉着行李踏进客厅,发现江平溪正坐在沙发上陪小西瓜玩耍。听见门声,小西瓜回头,在看见她的同时立马飞扑过来,“姑姑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小小愣了愣,随后蹲下把他抱起,温情宠溺地蹭了蹭他的肉脸,“回来就好。”边说着,边走向沙发处,然后重新把他放下,转头看向江平溪。

    还没开口,江平溪用温淡的声音慢慢说道:“我来接你去现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江医生,那我先去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看着她跃着生气的双眸,江平溪微微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苏小小重新换好衣服回到客厅。因为是作品展,所以她特地选了一套相对正式的衣服以表重视。上身一件浅蓝色衬衫,领口处一个大大的花结形似领带,正式又透着丝丝俏皮;下身一条黑色的高腰直筒西装裤,让她整个人显得高挑出众;脚上简单地套上一双黑色的中细跟单鞋,整个人给人感觉端庄优雅,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江平溪跟小西瓜道别后,便起身走到苏小小身边,温润地笑道:“走吧,我爸在那边等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也去了?”听闻江山居然也有出席,苏小小心里划过惊喜。

    江平溪抬手摸了摸她的头,微微颔首,“他唯一的徒儿办作品展,他怎么可能不出面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,江医生,那我们快走吧。”苏小小调皮地笑了一下,随后转身往大门迈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在她转身的瞬间,江平溪瞥见她耳后有一小块殷红,随即出言阻止了她前行的脚步,他快步上前撩开她耳后的碎发,“这是被什么咬到了吗?需不需要先去擦点药?”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动作有些亲昵,苏小小轻轻扫开他的手,同时后退了一步,小心地别过脸摸了摸耳后的地方,不痛不痒。突然脑海里闪过昨夜男人在她耳边厮磨的场景,“唰”地一下脸瞬间变烫,细如蚊声的声音快速说了句“没事,可能被蚊子咬了”,然后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江平溪看了看自己的手心,也意识到刚刚的行为有点冲动不妥,但苏小小的反应还是让他很是失落:她已经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已经迈出大门的背影,江平溪重重吸了口气后抬脚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有了苏家小姐的身份,再加上是设计大师江山的入室弟子,苏小小的作品展自然吸引了许多好奇的目光,大部分人都想来看看,这个豪门千金会有怎样的技术水平,竟然能被江山收为弟子,还独自筹划了自己的作品展。

    苏小小刚下车,立马有许多记者媒体争着上前采访,苏小小一脸淡然,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目不斜视地挽着江平溪的手臂步入场内。
返回目录